文章分類

食品安全 自由軟體

有關阿原記事本

阿原,江易原,記下一些事情跟朋友們分享,也留下自己學習與成長的紀錄。教學課程網請見 "阿原小站" 還有阿原開放式課程以、阿原教學影片阿原生活影片阿原創新顧問公司
版權:除特別聲明外,本網站之照片及文字等,皆為版權沒有 (public domain),歡迎使用
*本站累積不少教學與食品安全資料,請善用左上角的網頁搜尋功能

2016/02/08

罵有用,就不是馬路三寶!從 20160207 遇到的倒車事件說起


------------------
20160209 補充
在 2/09 約 15:30,阿原一家人到了 XX 縣 XX 鄉某廟的停車場
阿原抱著小孩,走到停車場,看到一輛車正準備倒車,一位女士在車旁 (車子的右後方),那位女士看到我們就說:「小心喔!」
我看向駕駛 (車窗開著),說:「你先倒車」,駕駛微笑點頭...
但是後方還不適合繼續倒車,阿原看到,就對駕駛說:「那我們先過」,並揮個手!

我告訴老婆,今天遇到的跟前天的天兵是不是差很多? 多數國人害怕與陌生人互動,這無所謂,但是若有發生事故的風險時,多一點互動,不但漸少風險,也多了份禮貌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時間: 2016-02-07 大約是 16:00
地點:OO 縣 OO 鎮仁愛路 38 號 (這是某教會的地址) 之斜前方,距離火車站約 300 公尺 (根據 google maps 之計算)
事件:
1.  老婆到傳統市場買年節禮物,買完,我們正走回停車處,經過教會。
2.  有一輛白車,停在路旁,先前進一小段,之後後退一小段,就停在教會外面,但是到車還亮著 (就知道還沒退檔,我們就在後面,我對這樣的情況其實都很警覺,就怕駕駛有疏忽向後撞)
3.  大約等了 10 秒,我就不耐煩 (此時我們在車子的右後方),
問駕駛:「你要前進還是後退」
(不耐煩原因很簡單,要是我是駕駛,會先用手勢或是言語,讓後方行人先過)。
此時駕駛降下副駕駛座的車窗,回應:「我在等前面那輛車」。
阿原:「那我們先過。」

4.  往前走了幾公尺,看到白車駕駛所說的黑車。那是很小條的路,一邊有停車,就只剩下一輛車可以通過的 空間,顯然,白車要過,但是黑車要停路邊 (可能是來拜訪朋友)。

5.  阿原看到黑車要路邊停車 (因為旁邊已經停了一輛,所以這樣會擋到後方來車,阿原抱著小孩,跟老婆在黑車後方約數公尺的地方等黑車停好)。

6.  此時兩位有年紀的婦女 (可能是黑車的家人) 問阿原:「這是你們的家嗎? 」
阿原:「不是,我們是路人」

7.  看到黑車前進後退數次,阿原覺得怪怪的,就退到路邊房子裡 (教會斜對面)。那房子一樓打通,像是車庫。

8.  我們在一樓房子車庫裡,接下來就看到黑車慢慢的倒車入庫,離我們愈來愈近,到剩下約 1.5 公尺,此時阿原火氣來了,走到車子左後方,用右手掌拍後行李箱的左方,此時駕駛停住,車窗是開的,我就開罵,罵的詳細內容忘了,可能要看白車或是黑車的行車記錄器。

阿原:「我們在後面,你講一聲我們就讓開,你這樣一直退,不怕撞到人嗎?.....台灣人的素質真爛!」

駕駛沒有回應,一臉無辜。

倒是在旁邊民宅有幾位中年人,可能是屋主,有一位說話:「台灣人素質沒有問題,大聲的才有問題」-----這阿原就沒有去回應這位仁兄,因為講這種話的人素養不夠,講了也聽不懂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為什麼阿原這麼生氣?  
很簡單,因為駕駛的素質差,但是不能怪他,因為多數島民就是這樣,用路人 (駕駛、騎士、路人、佔用馬路做生意的人) 把異常當正常用路素質差而不自知。有些人看到這裡還是一頭霧水,那是因為多數人心中沒有尊重路人這樣的意識而不自知。

這件事很簡單,只要黑車駕駛探出頭或是揮揮手,請後面的行人先過,或是提醒他們要小心,這件事就沒問題。

這不能怪多數島民的用路素質低落,因為已經異常很久,異常的人很多,所以多數人還以為自己是正常!對於行人的尊重,只停留在駕訓班考照,之後就全忘,加上這些人當行人時,極少被禮讓,所以在他們心中,沒有這個選項。

正在構想一篇文章:
Special autism of Taiwanese: disorders of interaction with strangers!
台灣人的特殊自閉症:與陌生人互動的障礙

不只是交通上,生活上很多人也有這樣的障礙!例如不願意講借過,就把身體靠過去,都以為別人會自動讓開的習慣性愚蠢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為什麼阿原要寫這一篇?  
1.  阿原預計到當地警察局備案此事,預防這些人扭曲事實。若 "台灣人素質這麼爛" 已經觸犯公然侮辱罪,那我們就來討論吧!
2.  把過程寫出來,我認為現在 (2016 年) 讀者的程度可能看不懂阿原想表達的事情,沒關係,等幾十年之後,台灣若有機會在用路上可以提升素質,我猜這篇文會被挖出來討論。
3.  至於上面提到有位仁兄素養也不足,一樣犯了台灣人常見的,大聲就是不對的觀念,一樣也是 XX 性很強,日後若有法律上的 "互動",阿原將不會跟這位仁兄互動。

老婆說那兩位站在旁邊婦人也真是的,也不會來講一聲,要倒車入庫,我們就讓開。
我說不是這樣,從黑車前進後退的輪胎轉向樣子,是想要路邊停車,變成倒車入庫,這只有駕駛知道,而且當天雖然是陰天,但是,即使我們走道室內,也可以從後照鏡看到,這種情況下,就是駕駛的問題。

補充一件阿原改不掉的劣根性:
阿原罵完人後離開,把老婆買的年貨放上車,往高速公路前進,不久在 140 縣道 (四線道,左右各兩道) 上,聽到及看到對向有救護車過來 (還好路上沒什麼車,馬路又大條),阿原看看後照鏡,轉頭向左向右看,確定沒有安全疑慮,就打方向燈,把車向右靠,停下。此時看到原來在阿原車後一段距離的轎車 (Camry),繼續前進,與救護車隔著雙黃線,各走各的.....
-------如果讀者不懂阿原想表達的,就算了,緣份未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