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類

食品安全 自由軟體

有關阿原記事本

阿原,江易原,記下一些事情跟朋友們分享,也留下自己學習與成長的紀錄。教學課程網請見 "阿原小站" 還有阿原開放式課程以、阿原教學影片阿原生活影片阿原創新顧問公司
版權:除特別聲明外,本網站之照片及文字等,皆為版權沒有 (public domain),歡迎使用
*本站累積不少教學與食品安全資料,請善用左上角的網頁搜尋功能

2018/10/29

留給導生班,未來的一封信---20181029 寫,緣份到了你們會讀


先來個觀念:事情會發生,是有主因 (可能一個或多個),累積一段時間,遇到導火線,就會發生。例如美國獨立戰爭,主因是英國統治殖民地的問題,遇到茶葉,就是導火線。

但,沒有主因,只有導火線,是無法引起事件的。相對,有主因,雖然一時沒有導火線,但是遇到適當情況,一個小火花,也會開啟事件。

例如大家知道愛迪生發明電燈,阿原從網路上聽到另外的故事,同時間在英國有人同時也發明電燈,事實上的主因,是當時電學的基礎、科學的研究已經超過過去數千年,即使他們沒有發明電燈 ,日後還是會有人發明。
 
---------------

談談這次大家對邀請校外團隊,來開設 HACCP 班的事件,我知道很多同學對阿原不滿,我就暫不多在群組裏面解釋,就寫在網頁中,因為這是導火線 (稍候說明主因)。有些事情,阿原早就預測到,所以苦水跟誤解,兩個混一混,自己吞下去,去年就是這樣,習慣了。



導火線
這導火線,事宜一連串的誤會與誤解造成的,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,但是你們不知道阿原的情況,若知道全局,你們會部份體諒阿原。為何部份體諒,不是全部體諒?因為主因存在,主因才是根本核心。


誤解在哪裡?
大家以為阿原教這門課,所以會參與、協調,事實上阿原從沒直接參與過。

本系第一次開課,是第二屆學生

第二屆陳學姊自行找人、收錢,阿原找到 K 單位協助,系辦聯繫與行政支援

第三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第四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   (第四屆學長姐反應,阿原在食品工廠管理幫大家提醒 HACCP 的重點,有聽課的比較知道 HACCP 基礎班的內容,因此阿原跟主任爭取開食品安全管制系統的課程。)
第五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   (第五屆,阿原首次校內教 HACCP)
第六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   (第六屆,阿原教 HACCP)

第七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   (第七屆,阿原教 HACCP) 
第八屆學生自行找人、收錢,系辦聯繫 K 單位與行政支援,阿原沒參與
   (第八屆,阿原教 HACCP)  ---但是第八屆進階班未達開班標準,有些到外面上進階班,我很晚才知道他們部份的人報外面的班。  

現在你們是第九屆 (阿原教 HACCP) ,各位認為阿原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?  還會認為人數不足,阿原要去幫大家設法找人嗎?為何不到校外上課?跟業者朋友互動?


為何大家一定要留在校內上課??  告訴我為什麼? 每年願意聽阿原建議到外面上課的人極少,真的錯失機會。



井水不犯河水
各位對我的誤會到這樣的地步,我就把這部份的關鍵處點出來:井水不犯河水。
這次隔壁系的主辦單位 W ,與我們系經常合作的單位 K 是不同的團體。K 單位的師資,阿原全認識,他們的經驗與實力,阿原很清楚,而且阿原就是 K 單位跟著多位前輩學到食品餐飲的輔導與稽查,他們是阿原的師父,他們來開南上課是很棒的事情。

然而很多開班團體之間,有合作也有競爭,而且會有支援師資的情況,但是多數會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尊重。

這次隔壁系與主辦單位 W,有設定的對象,而且一開始就跟 K 單位說明不是去搶本系要上課的學生。 這部份只能怪阿原在群組上說的太委婉,以至於沒有讓大家知道背後不同單位間的協調問題。 若今天各位去報名 W 單位的課程,不是各位的問題,本來公開在網路上,符合資格的都可以報名。

只是讓 W 單位的主辦人,對 K 單位很不好意思,因為大家都是朋友,大家嚴守分際。

你們對阿原不滿,對阿原發脾氣,可知到開課背後有這些事情?? 講白的,你們自己取找哪個團隊來開課,是你們的自由,阿原不會干涉,現在的情況就很尷尬,因為 W and K兩個單位都是阿原的前輩。

 
相對來說,我要批評各位,是不是太軟弱,阿原每一次都鼓勵到校外上 HACCP,因為分到同組的,經常是品保主任、廠長、生產、廚師,多去跟產業界的朋友交流,把名片準備好。再說一次,無論校內校外,通過研習,取得研習證明 (廣義的證照)院辦公室都會發獎學金 (可能是全額,可能是部份補助),為何要錯過這樣的機會?

 
主因

請見去年寫的
2017/12/05 感謝好同事在學生面前幫阿原塑造成不受歡迎的老師--其實不全然是壞事
會寫 2017-12 那一篇,因為食品檢驗的課程問題,某個導火線,引起學生不滿,所以寫下來,主因就是主因,不是導火線。

我不會花時間去解釋,因為我自己也曾經被同事矇混 (G 同事說 H, I, J, K.....同事的壞話,我就相信),被同仁利用去借刀殺人 (G 同事搧動阿原去打擊 L),所以自己醒過來,發現自己很蠢,現在反而會體諒這樣的情況,就像媒體會刻意搧動某些族群、某些事情。(等自己跟這些同事相處,發現跟 G 同事講的完全不同)

我只問一句話:你們對阿原的認識,是自己觀察來的,還是聽來的?

之後我在校內校外聽到 A 說 B的壞話, C 公司說 D 公司的壞話,E 社團說 F 團體的壞話,我都會保留,去想想,雙方之間,是否有阿原不知道的背後真像,不是表面一個說另外一個壞話那麼單純。----這是人生歷練,阿原用血淚學來的,你們會怎麼學?


沒錯,當你們已經對阿原有成見,阿原再怎麼說,都沒有用,只能等自己發現,所以阿原先留下這樣的文字。